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后台管理
欢迎光临常州建筑业协会网站!
您的位置:首 页 >> 365体育投注体育皇冠bet-365体育投注

72张真实镜头下的常州工地:钢筋丛林中生存,用最脏的手,赚着最干净的钱

发布日期:2019-08-05 15:32    浏览量:178



报道|陶云婷

摄影|陶云婷 潘洪润

?

极端的高温天气逼得多数人尽可能躲在空调房寸步不出,但建筑工人们却为了整个城市的正常运转与烈日抗争。其中不乏对他们的调侃和质疑:不就是体力劳动吗?他们可都拿着“高昂的薪水”呢,但这份工资到底有多难挣?在连续几日的“烧烤”模式下,这钱有多烫手?我来到常州某工地实拍,走进了这群朴实的劳动群体,用镜头记录下了他们最真实的工作和生活。




烈日下的煎熬


凌晨六点十分,室外温度30℃,很多上班族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,工地上早已是一片沸沸扬扬,机器轰隆声。




一位木工正在将钢管捆扎紧实,避免在半空散落,看起来简单的活,却很吃力气。几分钟过去,裤腿已经被汗淌湿了。




相对于其它工种来讲,电焊工作为技术工种,收入不算低。但呛人的电焊烟尘,刺眼的弧光和有害的电离辐射,却是个吃“青春饭”的一个行当。40岁左右,体力就会下降,如果不做好防护,还会带来满身职业病。




刺眼的阳光下,钢筋工正在画量固筋尺寸,测量数据,手腕渗汗、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流,全身已经湿透。




站在高处已经习惯了,脚手架的钢管之间,他们爬上爬下,看似轻松却胆战心惊。




放线员正在烈日下立模板。天气太热,空间又狭窄,脸也像被辣椒水浸泡过似的,衣服敞着也不管用,汗珠顺着脸颊经过脖子流到肚子上,眼角也流着汗,半天才能看准放线的位置。




瓦工的活最是细致,在这样的高温天,抹砂浆、灌水泥的工作必须做得一丝不苟。蹲着,半蹲着,起身,再半蹲,半天下来腰已经直不起来了。





除了要忍耐高温天气,还要注意防止钢筋的擦伤。在工地上,钢筋密密麻麻相连,稍不留神就会“挂彩”。上衣已经破了,还在穿。




灌水泥了,工人们只得穿丝毫不透气的长筒胶鞋,下半身虽然围了块布,但已经溅满了水泥。



他正把埋在水泥里的钢筋拉出来,由于太过用力,安全帽掉了,来不及擦擦帽子,直接捡起来戴在头上。连下巴上也沾上了。




工地绝对是卖力气的地方,站着不动也要流汗,何况是拎着重物到处走。钢筋水泥的丛林里,他们的肩膀很瘦弱,他们的身影很渺小。



尽管天气酷热,工人们还是要穿上较厚的长袖。每天不仅头顶烈日,脚下也是热气不断往上冒,加上工地现场到处是灰尘,一天下来,身上是又脏又臭。




女人,也能卖力气


为了谋生计,工地上的女工也像男人一样走南闯北,不顾尘土飞扬,面朝钢筋背朝天地挥洒汗水。




她来自四川,有个25岁的大女儿,还有两个儿子,分别是21岁和13岁,她跟丈夫在常州已经打工20多年,孩子则交给老人照顾。平时挣的钱基本上都寄回了家里。“以前过年才能回家,现在条件好了,交通方便,一天就能到家了。”




她们承担起了和男工同样高强度、重体力的劳动。穿梭在钢筋建材之间,女人鲜艳的衣服在狼藉的工地显得格外显眼。




接近中午,气温持续上升,置身在没有任何遮挡物的工地上,感觉阳光能“刺”入皮肤,一位女工只能躲在木板后避阳。



据工地负责人介绍,工地上的女工一般都是夫妻档,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年纪。原本应居内持家、温柔细致的贤妻良母,却成了顶天立地的女人。



这对钢筋工夫妻,正在绑扎钢筋。女人的个头明显有些矮,正踮起脚往上够。




几个钢筋女工人正在制作固筑,翻挪的动作十分熟练,她们的手套已经破旧不堪。钢筋对手的磨损十分严重,吸收了太阳的热量温度超过50℃,如果徒手抓钢筋,会被烫得起泡。这样厚的手套,连磨带烫,两天就要换了。




高收入的同时她们的身体往往需要高负荷运转才行,即使再累,大多数女工也会选择忍下去。




活是干不完的,一天下来累得够呛。阳光早就把她们晒得黢黑。




蒸笼里的清凉


太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,除了安全帽,水壶、头顶毛巾也是建筑工人的“标配”。




工地负责人介绍说:天气太热,很多工人都暂时回家了,目前留下的大多是来自四川、安徽、贵州等省份的工人,也调整了作息时间,一般早上四五点开工做到十点结束,下午三四点开始做到六点多下班。




工地就像个大蒸笼,走到哪都热。单位的后勤保障也挺到位,施工现场常备矿泉水、绿豆汤、大麦茶等降暑品。




烈日当头的楼顶还装着个大风扇,虽然热意难挡,也能吹散些许暑气。



开饭时间到了,今天的菜很丰盛,是炒青椒、冬瓜、毛豆、干子炒包菜,还有最重要的大五花肉。汤是番茄蛋汤,看上去清清爽爽。







确实工人们的饭量不小,都拿大碗吃,个个都是狼吞虎咽,其实他们是体力活,吃不好,喝不好,如果还吃不饱,肯定是没有力气的。





也有喜欢把饭碗端回宿舍吃的。很可惜,端回的路上也偶有“意外”发生。




施工间隙,在楼顶歇息的建筑工人,没有活的时候他们享受着这样短暂的时光。




有的工人干了二三十年的工地活,皮肤黝黑,而且黑得发亮。胳膊上下是颜色分明的界限。


??

连日来,工人们在高温中作业已经成为常态,掀开一个大叔的裤腿,竟然全是痱子。



除了喝酒,工地上的男人都爱抽烟,差的红塔山,最好的红双喜,日复一日的施工,香烟是最能够解闷和缓解疲乏的。





生存之外,窥见生活


这是他们在这个城市唯一的立锥之地。诺大的城市,火柴盒一样的工棚构成了工友临时的家。




也有工人袒露:我们没有家的概念,工地在哪里我们就在哪,有张床就足够了,除了工作就是休息。他们鲜少是本地人,到处漂泊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可靠的工地,多挣些钱。




工地上很多人来自农村,干起活来实实在在,正如农村人的憨厚与朴实。孩子们放暑假了,也有工人把孩子接过来小住,短暂的亲子时光格外珍贵。



在这里生活,男女混住,基本上就没有隐私可言。



忙了一天的男人们洗完澡,穿着不多的衣服,女工们只能装作没看到。




走进一间工棚,没有装空调,床铺简单,行李一眼就能窥见全部。





大叔正在边喝酒边看着手机视频,面前的风扇在无力地转着。桌上很乱,还摆着蚊香、满腿的叮咬是家常便饭。



这盆肉是从老家带过来的腊肉,每天割一点下酒下饭,老远地就能闻见香气。



工地上的生活很单调,除了玩手机,大部分都是给自己的父母或者老婆孩子打个电话,以寄思念之情。




喝酒就成为了他们娱乐的方式。最便宜的啤酒瓶随处可见,度数又低又爽口,夏天来几瓶最痛快不过,也有好白酒的,牛栏山醇正,价格又亲民,也要囤上几瓶。




一个大叔说,“出门没有家,有家不赚钱”出来干活,赚钱不能太“享受”。干活总是穿着旧衣服,鞋也是一两双轮换着穿,脏了破了也继续穿,穿到烂了为止。



打工的日子确实难过,工作辛苦、又累。白天还好些,特别是晚上难熬,想家。



后记——


中国超过3800多万人的建筑工人队伍,是世界上最大的行业劳动群体。有的人背井离乡,有的人风餐露宿,他们其中的一些人甚至冒着随时可能被拖欠的可能,拿着低廉的工资。但农民工的数量却逐年减少,因为太苦,年轻人不愿意从事,市场供需的不对等逐渐推高了建筑工人的工资。他们当中最低的可以拿到六七千一个月,最高的能有一万五六。



文盲、大老粗、不爱洗澡很脏、衣服有异味、爱吸烟喝酒…可能是很多年轻人对农民工的第一印象,但他们却为着生计而辛苦劳命,到过年的时候,还有很多工人可能都拿不到血汗钱,他们有的只是满身的力气,和满身对生活的渴望。




短短几年内,常州的城市、交通建设如火如荼地发展中,当一座座桥通了,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掩盖了他们曾经住过的“临时帐篷”。他们的身影也像过眼云烟一般,转瞬即逝。对于在常州打工的他们来说,找一份能养家的工作,按时拿到工资,有一个挡风避雨的地方,这就是最大的满足。建筑工人们就是这样,“隐居”于常州的城市角落中,用自己粗糙的双手建造着常州这些年的繁华和发展。



当我们生活在这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之中时,当我们享受着高度的物质生活时,我们可曾注意到在马路边,在城市的角落里,那些衣着破旧,食物简单的人?他们燃烧着汗水和青春,能饿、能吃、能受累。用最脏的手,赚最干净的钱。

常州市工程造价协会:www.czzjxh.cn 常州装饰装修行业协会网址:www.czzszxxh.com 微信公众号:czzshyxh
常州市勘察设计协会:http://www.czkcsj.com/ 常州市混凝土协会:http://www.czhntxh.cn/

Copyright ?苏ICP备16062652号 365体育投注体育皇冠_365体育投注合法吗_bet-365体育投注
技术支持:常州三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